新闻 国际 国内   省内 地市 社会   法制 企业 厂区   维权 环保 评论   安监 民声 爆料   教育 科技 微博
 工会 地方 企业   要闻 劳模 经济   时政 税务 就业   读书 文体 娱乐   健康 汽车 旅游   房产 视频 公告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矗立在小煤窑上的现代化矿井
    邯郸矿业集团公司康城煤矿六十多年的酸甜苦辣(上)

    寻访记者 孙广军

     

      出邯郸市区,沿309国道往西行驶21公里,便来到在邯郸当地久负盛名的紫山。紫山绵延曲径数十里,山峦郁葱叠翠,犹如苍龙卧盘。据载“滏水东流,紫气西来”之说便源于此地。在紫山西南脚下的“疙瘩坡”上,坐落着一座开采60余年的矿山企业——邯郸矿业集团公司康城煤矿。


      从1954年开始,一代代康城人在怪石满山、杂草丛生的“疙瘩坡”上,靠着乐观向上的精神,靠着不畏艰难险阻的勇气和坚忍不拔的毅力,用辛勤的汗水和聪明的智慧,托起了矿井飞转的天轮,建起了现代化的矿井。

     

     

     

    ■原办公楼

     

      ■“南北公司”凿井  紫山脚下开煤窑

     

      凿开混沌得乌金, 藏蓄阳和意最深。爝火燃回春浩浩, 洪炉照破夜沉沉。


      ——明·于谦《咏煤炭》

     

      据武安县志记载:1901年至1911年,在紫山脚下就出现了私人开矿挖煤,所产煤的煤质无烟无味,远近畅销,除本县民用外,还远销冀鲁等地区。以前,冀南地区出嫁的闺女有回娘家住亲戚的习俗,该地煤炭因耐烧,封住火后,媳妇回娘家小住数日,回家后煤火仍不熄灭,曾经被当地人称为“回娘家煤”而享誉冀南大地。


      据康城矿志记载,本区域煤炭资源丰富,井田正处在邯邢煤田北断裂带上,井田南北长12.3公里,东西宽2.1公里,探明煤炭储量7800万吨,可采储量为4800多万吨,煤炭各品种的发热量均在6000大卡以上,多用于工业生产和民用。


      被当地人称为“南公司”的“大成煤矿公司”,始建于1920年,凿直井开采大煤,井田面积2.5平方公里,人员最多时雇佣工人上千人,日产煤250多吨,是矿区煤田最早也是最大的矿井。


      1927年,在“大成煤矿公司”之北,又成立了一家被称为“北公司”的“福兴煤矿公司”,凿直井一对,日产煤50多吨。勉强开采到1937年,“福兴煤矿公司”因销路不畅,又适逢本地区连降43天大雨,再加上当时军阀混战和采煤工艺、排水技术落后而被迫停产,随之也停止了排水。康城煤矿技术科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北公司的停产,致使与其相邻的南公司井下积水骤增,导致南公司终因无力排水也于当年停采。


      深埋紫山脚下的优质煤,就像一块诱人的肥肉,令人垂涎。1940年,武安县清化乡数位乡绅联合集资在紫山筹建了30多个小煤窑,靠人力提升、油灯照明开采浅部露头煤,但也因井下水大没能维持多久便弃窑而去。


      后虽有多次零星开采,但都因无法解决排水问题而告停。1944年,侵华日军也将黑手伸向了紫山脚下的矿藏,派人在“北公司”旧址附近凿井,还未凿到煤层,日本就宣告投降了,日本军国主义用中国的能源支撑侵华战争的美梦破灭了。

     

      ■“疙瘩坡”上创业  苏联专家退缩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 任尔东西南北风。


      ——清·郑板桥《竹石》

     

      邯郸解放后,百废待兴。1946年,冀南军区军政首长指派财经联合办事处在紫山与康城矿区联合经营原煤开采,1948年秋交由峰峰煤业公司代营。由于客观条件的限制及其他主观原因的限制,一直未能恢复生产,只留下李德昌、李玉名、李学堂、万守增和胡振铎等五人留守。


      据康城煤矿党委书记李新平介绍,康城煤矿步入发展的快车道,是新中国成立后,一代代康城人在党的领导下,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积极开展社会主义劳动竞赛,在小煤窑的基础上,将康城煤矿建成了现代化的矿井。


      据康城矿志记载,1952年5月16日,华北行政委员会《行工字第50号文件》批准,河北省工业厅决定修复康城煤矿。1954年4月,河北省工业厅在保定成立了由邢吉祥为主任的康城煤矿筹备委员会。1955年2月,正式更名为康城煤矿,并明确由武安县管辖,并开始进行排水和修复旧井筒,直到1957年6月开始小规模生产,当年生产原煤9734吨,全矿在册职工433名。


      建矿初期,康城煤矿还没有建成铁路运输专用线,所产煤炭以地销为主,周边县市的居民用人力和赶牲畜来矿驮煤。由于运输力量薄弱,有时还造成煤炭积压。


      康城煤矿第一代创业者大都已作古,幸存者也已年过古稀不能接受采访,但康城人没有忘记他们。当时,全矿只有邢吉祥、何吉祥、韩殿坤等十几名干部、职工,在荒草丛生、山路崎岖的“疙瘩坡”上,面对星罗棋布的因无力排水而塌陷的废旧井筒,几十间依山就坡建造的破烂房屋,吃水要到几里外的村庄去挑,拿起了近似原始的镐、锨、拖斗和土筐等生产工具,在荒山坡上开始了艰难地创业。


      困难没有吓倒康城人,却吓跑了苏联专家。建矿初期,苏联专家拉依江诺夫从峰峰来到武安紫山满目凄凉的荒草坡上,经过一番考察之后,他用叽里呱啦的俄语说:“这里虽有丰富的优质煤储量,但是水量较大,在这里开办煤矿需要先进技术和一大笔资金。”言外之意,是就靠你们这几个人,靠你们这种生产条件,在这里开办煤矿是异想天开的事。说完,这位黄头发、蓝眼睛、高鼻梁的采矿专家耸耸肩、摊摊手,无可奈何地离开了。

     

     

    ■洗煤厂

     

      ■自力更生创业  聪明才智技改

     

      岂料山中有遗宝,磊落如盘万车炭。


      ——宋·苏轼《石炭》

     

      万事开头难,创业最不易。康城煤矿成立时,正是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康城煤矿党委带领职工在国家“优先发展重工业”的方针指导下,组织职工发挥聪明才智进行发明创造和技术革新。


      据康城矿志记载,第一个五年计划到1958年邯郸矿务局组建前,康城煤矿在册职工不足800人。


      “我进矿时,时常听建矿时进矿的老矿工说,那时整个矿山没有电器设备,职工上、下班蹬爬盘梯,钎挖镐刨,手拉肩抬,箕斗提升。到1958年,建成了峰(峰)章(村)输变电线路,矿山才用上电。”康城煤矿党工部部长张有东说,当时采出的每块煤上都沾满了矿工的汗珠子。


      建矿初期矿工的口头语,至今还在矿上流传:“嘴噙灯、手扒帮、肩挂襻、躬身拉着一篓碳”。是当时矿工在井下头戴柳条帽,照明的电石灯因无处吊挂,只能在嘴里噙着,手扒着煤帮,肩挂着襻,躬身拉斗往外运煤的真实写照。


      “从矿工的口头语中可以想象的到,建矿初期机电设备的匮乏。”张有东告诉记者,当时康城煤矿处于一个购买设备没钱,不购买设备就不能提高生产工效和减轻职工劳动强度的尴尬境地。第一代矿工就边生产、边开展技术革新,实行自力更生、土洋结合。当时职工仿制和自治的机电设备,如果按现在的技术衡量,肯定有很多台(件)达不到安全生产指数,但的的确确在当时发挥了重要作用。


      时任钳工组长,后任矿机电科科长的龙天文,是那个时代的技术创新代表之一。他带领职工制作了全矿第一台龙门吊、电锯机、转载机等设备。


      张有东介绍,职工制造的三角皮带小绞车,在当时是最先进的运输工具,它从根本上改变了矿工在马机坡上人工拉斗的运输作业方式。由原来的6名矿工每班累死累活的只能运煤不到百吨,到用绞车一人可提升近300吨,工效提高了16倍。


      据康城煤矿矿志记载,第一代康城人,用土洋结合的办法,先后发明和仿制了十五马力、三十马力的运输绞车和三角皮带绞车等设备和工具三十余种。

     

     

    ■拉煤车

     

      ■“大跃进”放卫星  原煤产量大增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毛泽东《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

     

      康城人不会忘记,1958年4月16日这个日子。邯郸矿务局在这一天揭牌成立了。康城煤矿同王风煤矿、郭二庄煤矿和后来划归邢台行署管辖的章村煤矿,在这一天同时划归邯郸矿务局管辖,使矿井改造和安全生产得到快速发展,职工在册人数到年底也增至2184人。


      划归邯郸矿务局后,康城煤矿的职工从此拉开了由每班挣一升小米改为按月发工资的序幕,被人俗称的“煤黑子”也正式成为了国家的产业职工。


      正当康城人按照科学组织生产,改进巷道布置和开采方法的时候,轰轰烈烈地“大跃进”运动开始了,中央明确提出钢产量1958年要比1957年翻一番,由335万吨达到1070万吨,1959年要比1958年再翻番,由1070万吨达到3000万吨。炼钢就需要煤炭,康城矿成立了“大跃进”办公室,并为配合“钢铁元帅升帐”,建立了六个与煤矿毫无关联的小高炉厂、石灰厂、铝厂、耐火材料厂、水泥厂和砖瓦厂。


      张有东介绍,大跃进时期,康城人为了放卫星插红旗,搞人海大战是常事,职工在井下创高产,家属也不甘示弱,主动组织了女子服务队,或到井下参加劳动、或到井下生产一线为职工送汤送水。1958年,当年计划原煤产量12万吨,实际完成了30万吨,放了卫星。1959年达到40万吨,1960年达到50万吨。


      时任矿党委副书记的刘志明,忍着胃痛的折磨,和普通职工一样在采煤工作面上打眼放炮、攉煤拉煤斗。由于六型溜子出现了故障,正规循环被打破,原计划的生产任务没有完成。职工劝刘副书记升井休息,可他却说:“生产任务完不成,我和大家一样不上井,绝不拖大跃进的后腿。”井上的同志将干粮和水送到了井下,并特意为他带来几张软煎饼,可他把煎饼分给职工,和大家一样啃起了干硬的玉米面窝头。


      “大跃进”既让康城人振奋,事后也着实让康城人扼腕。原煤产量虽成倍翻番,同时也带来了采掘失调的严重局面,生产布局遭到破坏,安全事故频发。据康城矿志记载,1959年2月23日,在一坑1174采煤工作面发生了顶板冒顶事故,造成三名当班职工死亡,三人重伤的重大事故。同年9月23日,邯郸矿务局对康城煤矿因违章作业,导致一斜井1171工作面顶板塌落,造成9天停产,15天不能正常生产,少出煤2700吨的重大事故进行了通报。1960年,康城煤矿全矿死亡职工11名,是百万吨死亡率最高的一年。后来经过三年调整,才逐步走上安全生产正轨循环。

     

      ■没有奖金奖品  只有庆功锣鼓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明·洪应明《菜根谭》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前的康城煤矿,和其他煤炭企业一样,职工只有工资,没有奖金。”康城煤矿工会主席李跃振说,那时的政治宣传口号是创高产、创水平,不论超产多少吨原煤,多掘进多少米进尺,绝对没有奖金和奖品这一说。唯一的奖励是政治奖励,敲锣打鼓送喜报,在矿广播站广播创高产的先进事迹。那时,谁在广播站有声了,比现在奖台彩色电视机还高兴。


      1963年进矿的于德水,早在两年前已故去。他的老伴于大妈告诉记者:“老伴是从部队转业到康城煤矿工作,当时整个煤矿文化人奇缺,矿领导从档案中得知老伴是完小毕业,就准备安排他到机关科室工作,老伴执意要到生产一线,他对领导说不去刨煤,那我来煤矿干什么,领导拗不过他的犟脾气,最终如了他的意。”


      于大妈介绍,那时开工资是按级别乘出勤班数,这个月上了多少班,该开多少钱,不用记工员算,自己就算个一清二楚,几角几分都不差。那时除工资之外可没有额外收入。老伴最大的愿望是年底给发张奖状,奖个用红漆写着“奖先进生产工作者”的搪瓷茶缸。


      张会元1957年到矿当了一名采煤工,后来担任了组长、班长,1970年任三坑采煤一队队长,他所带的队连续43个月保持了工程质量一级品,安全生产连续50多个月无重伤、无死亡,被煤炭部、河北省煤炭厅等多次评为先进集体,他本人也连年被邯郸矿务局和康城煤矿树为生产标兵,1985年他的事迹还登上了《人民日报》。


      张会元说:“那时候,职工最看重荣誉,不论加班还是超额完成生产任务,根本就没想过要奖金、要奖品,那时人们就没有这个概念。矿工会给哪个超额完成生产计划任务的班组敲锣打鼓地送喜报,哪个班组的职工就像捡了个大元宝一样。”

     

     

     

    ■原三坑原煤运输走廊

     

      ■效益福利同进  社会功能齐全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茹志娟《如愿》

     

      煤矿虽小,但五脏俱全。康城煤矿一位退休老干部戏 称,“除了火葬场,社会上能有的矿上基本都有。医院、幼儿园、学校、储蓄所、居委会、公安保卫、招待所等一应俱全,企业俨然就是个小社会,但为此也付出了较大的经济支出,使企业背上了沉重的经济包袱。


      1971年调到康城煤矿子弟学校任教的白凤琴老师,便是那个时代企业办社会的代表人物之一。初到学校任教,白凤琴便接任了已换过四任班主任的一个落后班级,但一个学期过后居然使落后班级改变了面貌,第二年便成为了全校的红旗班级。白凤琴教书育人20多年,所教学生平均考试分数都在90分以上,她也因此被评为省优秀园丁称号。


      据康城矿志记载,1957年建矿初期,康城煤矿就创办了子弟学校,当时的教室非常简陋,矿上没钱买黑板和课桌椅,就用木板替代,当年便招收了32名学生,分在了1至4年级等不同的班级。1963年,随着企业生产、经营形势的好转和职工、家属、适龄儿童的增多,康城煤矿子弟学校校舍面积增至880平方米,增设了初中班,1973年又增设了高中班,1987年学校又新盖了两栋教学楼。


      由于康城煤矿子弟学校的办学规模不断扩大,教学成绩突出,对矿区周边的辐射力也越来越大,矿区周边附近农村的适龄儿童涌入,一时教学班达到22个教学班级,在校生达到了1100多名。为适应教学需要,增加教师编制,除积极接收师范院校毕业的学生外,还从机关科室选调学历高、素质高,热衷教学事业的机关干部到学校任教。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由于企业效益下滑,各种非生产费用大幅度压缩,办学经费也随之减少。再加上长期坚持的计划生育政策,使在校生逐年减少,到2000年底出现了教职员工超编现象。2003年12月,康城煤矿子弟学校根据企业办社会职能分离移交政策,和云驾岭煤矿、阳邑煤矿等四所矿办学校一同划归了武安市教育局管辖。2003年5月,康城社区管理中心成立了,将由康城煤矿管理的职工食堂、医院、居委会、计划生育办公室等划归到社区管理。


      困难,并不能阻止矿山人前进的脚步,他们以不畏艰难的勇气和坚忍不拔的毅力托起矿井飞转的天轮,朝着建设现代化的矿井而努力。(待续)


      (感谢康城煤矿党委、行政、工会对本次采访的大力支持)

    • 责任编辑:
    • 编辑:王红润

主办:河北工人报社
投诉电话:0311-87017171 0311-87015356 传真:0311-88613045 Email:hbgrb@126.com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河北天捷律师事务所 王金胜律师
冀ICP备12018813号-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3120180004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11-87015356、87017171  举报邮箱:hgxinwenwang@126.com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