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国际 国内   省内 地市 社会   法制 企业 厂区   维权 环保 评论   安监 民声 爆料   教育 科技 微博
 工会 地方 企业   要闻 劳模 经济   时政 税务 就业   读书 文体 娱乐   健康 汽车 旅游   房产 视频 公告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为世界除草增产的子龙老乡
    ——东华化工集团历经36年风雨终成“亚洲彩虹”

    寻访记者 杨毅松

     

      “土法上马仓促,行内毁誉数年。高质廉价抢市场,辛劳丹心一片。东瀛曾遇知己,亚洲已现垄断。民营经济发展经,峰回路转忽见。”套一曲《西江月》,唱一段民企发展段子。从土法上马的村办企业开始起步,河北东华化工集团公司不断拓展,用了将近四十年,终成行业中的“亚洲老大”,并成为全球除草剂原料——氨基乙酸主要供货商,为世界的农田、土地除草增产。

     

     

      1989年的东华科技楼,是当时全国乡镇企业建立的第一个科技楼

     

     

    ■东华化工一期厂区俯瞰图

     

      ■真情“抢来”好项目  几村合作起步难

     

      东华化工集团起家在正定,多数人都知道,这里是当年血战长坂坡的赵子龙故里。但是,历史并不能给这里带来富裕,在1978年改革开放前,这里的经济相当落后,村里不少家庭还是土坯房,如今已成为企业高管的骨干们,还曾经是拔麦子、脱坯的能手。


      改革开放的春风给这个充满着历史传奇的土地孕育出求新求富的希冀,此时,各村都在寻思着搞副业,但是苦于没有资金、同时又没有好的项目,“致富”,还是作为一个口头上的词汇,出现在村民的言谈中。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头脑。1979年,河北师范大学转让氨基乙酸生产项目的消息传到了二十里铺公社,全公社两万多人的激情开始涌动了。


      这是怎样的一个产品呢?当时是公社干部、如今已是河北东华化工集团董事长的闫福顺介绍,河北师范大学承担着化工部的研究课题,氨基乙酸是为中型氮肥厂作脱硫剂使用的原料。因为进口国外的设备成本太高,于是化工部就委托河北师大进行研发。研发成功后在学校内部办工厂,作为学生上实习课使用的实验平台。因为污染严重,加之质量控制不稳定,于是,学校决定转让这个项目,而此时,国内早已经有几家企业盯上了这个项目,甚至有的企业已经通过国家有关部门领导的肯定,对拿下这个项目志在必得。


      为了拿到项目,公社派社员每天泡在学校里,给对方打水、扫院子,低声下气、小心翼翼地为人家服务。最终,这份感情感动了校办领导,“当时,有一位崔教授拍板,这个项目就拿到二十里铺公社干了!”


      项目转过来了,接下来的就是资金和土地的难题。原定三教堂、大马村以及周通三个村各出2万元作为启动资金。但是,村集体连启动资金都出不起,各村都愿意出土地,出人力,这样,公社把筹建的资金也负担了。按照规定,三个村各出一名副厂长,组成领导班子,而闫福顺由公社党委点将,成为了一把手。


      “东华化工就是一个特殊的产物,说她特殊,就是一个项目转让催生其诞生;而她的另一个特殊性就是人,也就是不可复制的核心竞争力,没有这群人,可能今天的历史就会改写,甚至根本没有历史可言。”一位在省化工厅工作、退休后在企业担任顾问的老领导这样评价东华。

     

     

        1989年,全国人大常委莫文祥到东华考察并题词

     

      ■生产喜讯未品尝  尚方宝剑“悬”头上

     

      农民搞企业,尤其是化工企业,谈何容易?


      邢凤芝是和东华化工一起成长的老员工,也是现任的技术处处长,她对企业的发展史可谓是如数家珍。“当时没有技术人员,厂领导们三顾茅庐请来了化校毕业的技术人员,并委以技术科长的职位;车间安装设备,从外面请来了两位师傅,领导们将自家的老母鸡宰了,请人家吃饭。”她说,那时候,厂领导们吃住在厂里,常常是一杯热水、一个冷馍就算是一天的食谱了。


      1980年4月19日,产品试生产成功,闫福顺带领职工们捧着洁白如晶的产品来给各村报喜了!村里的支书和乡亲们都赶过来了,一位老人手捧红枣递到闫福顺面前,“这枣是我留着过年的,你吃了,补补身体,好领着乡亲们好好干呀!”


      在那个计划经济时代,产品都是按计划调拨。生产出了产品,就必须向国家化工部报送。当时,几名厂领导都去了,因为当初上马时并没有报批,属于突击上马,这次能不能批下来,谁心里也没底儿。


      化工部计划司一位官员当面拍了桌子:“谁让你们上这个,回去赶紧停产!”


      “我们投资这么大,又生产出来了合格产品,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当初谁让你们上的,你们就去找谁!”


      当年,到外地销售的业务员们都纷纷空手而归,原因是国家不给调拨指标。同样是在这一年,由化工部组织的泰山化工订货会上,他们再一次品味到了民营企业生存的艰难。


      当他们来到泰安时,被主办方告知:“你们是乡镇企业,没有资格参加这样的订货会。”于是,闫福顺和他的销售团队想出了在墙上贴广告的主意,刚到第二天,主办方找到他们,要求当天必须将广告清理干净。


      不让进会场,又不让打广告,企业的产品无人问津,企业的出路何在?

     

     

       2004年,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闵恩泽到东华指导工作

     

      ■订货会终落自家  民企成业内明星

     

      从泰安回来,企业领导班子陷入了深思之中。面临着破产的危险,几十万元的贷款,都是摆在企业目前的现实困难。如果当时是国企,必然的结果是服从命令,停产或者转产,而恰恰命运给了这个企业一个特殊的身份——民企。于是,她也就摆脱了国企的思想窠臼,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思路——不仅项目不下马,而且还要大上、快上!


      1981年,东华化工的产品在行业内有了一定的口碑,但是销量却很有限。当时氨基乙酸的价格是每吨1万元,很少有企业冒着风险使用民企的产品,而是使用计划内价高品次的产品。


      已退休的供销领导说,当时企业领导班子全部当起了推销员,从东海之滨到黄土高原;从大兴安岭到南海竹林,他们的足迹留在了27个省、市、自治区。“同志,我们的产品质高价廉,请试用一次吧,出了问题我们愿意全部赔偿,钱不急,运费也由我们负担。”当时,这句话几乎成为了企业与外界的见面语,像“你好”一样自然。


      终于,产品首先在河南平顶山一家国有企业打开了销路。当时企业供销领导还是给他们吃了“闭门羹”。为了获得对方的支持,销售人员通过各种渠道打听到了对方的家庭住址,还了解到对方有小孩,于是,晚上提着一兜子儿童食品登门“求见”,最终对方同意试用一批。


      闫福顺说:“又难受,又好笑。试用后效果很好,对方算了一下,使用咱的产品不仅收率高,而且节省了近1/3的成本费用;于是,在行业内一下子打开了销路。”


      为了提升产品质量,企业投资数万元,请大专院校为自己培训了10名技术骨干,再通过这10名技术骨干,对生产线上的员工进行二次培训,提升总体素质。


      

     

    ■东华金龙纯化水处理操作系统

     

      成本是最好的竞争利器,当东华的产品走俏国内时,另一家占据行业内重要比重的企业却因为管理不善而垮掉了,东华化工一下子如同明星般在行业里显现出来。省化工厅的领导也找到东华,要求将另一家下马企业的一批氨基乙酸半成品再加工后代卖出去。


      第二年,全国化工产品氨基乙酸订货会落户到了石家庄,东华化工成了供销会的承办单位。热情的东华人,让以前对其冷眼相向的管理部门以及同行,不得不再一次重新审视这个命运多舛的企业,究竟是什么使她成功,如果当时在她的脑门上扣上“国企”的印把子,结果又将如何呢?


      上世纪80年代末,东华化工成为了业内的明星企业,石家庄市、河北省、国家相关部委都为东华授奖,他们的产品远销27个省、市、自治区和澳大利亚、加拿大、西欧等国家和地区。


      1988年,省委党校专门以《足迹》为题,拍摄了关于东华化工发展的专题片,在党校学习班上,组织领导和国企干部,研究和讨论企业的发展历程和轨迹。

     

     

    ■东华化工集团厂门

     

      ■知识产权多坎坷  市委书记举“板子”

     

      企业发展了,最核心的竞争力还是人才;可同样是人才,却给企业造成了难以估量的损失。最明显的就是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为此,市委书记对有关部门举起了“板子”。


      “都说国企是民企的培训学校,岂不知,民企之间挖人的残酷远比国企严重。”总工程师李雪萍介绍说,当时的情况是东华的工人特别抢手,在这里学艺后,到全国各地卖技术去。“民营企业和职工们没有严格意义上的约束关系,你拿跳槽的工人没有任何办法。”


      一名社会科研人员看准时机,竟然打起了氨基乙酸技术专利的主意。为了保护自身合法权益,东华这个由老实巴交的农民企业家和地地道道的农民组织的企业,不得已拿起了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一审东华胜诉,而到了二审阶段,法院出于某种因素的考虑,一直延迟出判。


      1994年,在一次由市委四大班子都出席的联席会议上,作为企业家代表,闫福顺汇报了企业的实际困难,时任市委书记的赵金铎当场拍案而起,“为什么我们总是喊着为民营企业服务,而实际行动总是拖拖拉拉?有关单位必须要限期汇报处理结果!”


      市委书记一席话举座震惊!一句话点到了痛处——为什么对民营企业总是另眼相看?而民营企业对社会财富贡献率已经达到了70%,仍然得不到应有的尊重。


      后来,在法院的主持下,争议双方重新坐下来接受判决的结果。


      “企业要做大,除了有敢于碰硬的勇气之外,还要有宽阔的胸襟。”闫福顺讲到这样一件事情,上世纪90年代末,一家与东华有矛盾的企业找到了自己,希望东华将其并购,这家企业当时又从东华挖人,又是给东华搅乱市场,但是因产品质量较差,市场没有销路,贷款偿还无望,企业希望东华化工不计前嫌,将其从困境中解救出来。“最后,我们收购了这家竞争对手的设备和半成品,进一步扩大了我们的产能。”


      在经历了知识产权纷争之后,多数企业陷入了停产状态,而东华化工依靠稳定的质量和成本优势,发展为国内最大、亚洲第一的氨基乙酸生产基地,其产量占国内总产量的60%以上,国内知名农药企业均将其列为除草剂原料指定供应商。

     

     

    ■东华金龙精制品车间分拣岗位

     

      ■经济低潮逆风起  创新管理闯天地

     

      没有国企思想的束缚,完全依靠市场的锤炼,让东华化工这个年轻的企业显得老成持重,对市场的把握游刃有余。


      进入新世纪后,东华化工的举动更是让人应接不暇:受资金的限制,企业发展出现了瓶颈。为此,公司提出让职工出钱集资,抓住难得的时机进一步做大产业;同时,与国企合作,通过国企占一定比例股份的形式,筹备新的分公司;几年后,在这家国企走向低谷时,逐渐将股权进行回购。


      接着,又分别和台湾客商以及加拿大客商合作建立了下属分公司。日本企业甚至自费为东华化工进行广告宣传,不仅介绍产品,更对企业的管理充满溢美之辞。


      不同的所有制性质,在这里得到了完美的切合,“不管黑猫白猫,捉到耗子就是好猫”。


      2005年,东华化工与河北省支柱型企业冀衡集团合作,在武邑化工园区内建设投产了河北东华冀衡化工有限公司,不仅实现了循环经济要求的环保指标,更是为当地政府贡献了一半的财政收入。


     

     

    ■东华金龙精制品车间GMP标准风淋系统

     

      同样是在2005年,集团按照政府对企业搬迁的要求进行征地,2007年建设,2008年试产,当年赚出了一个新厂区的投资……


      蜕变还表现在产品结构上,集团旗下东华金龙已完成了从单一产品加工到多元化高技术的跨越,在市场结构上正从单一销售农药行业产品向食品、光电行业跨越,从单纯区域性销售向全球化方向跨越。 除主产品外自行研制出3大系列13种产品,目前已取得7项专利。东华金龙还负责起草制定了《工业用氨基乙酸》国家行业标准,以及《食品添加剂 甘氨酸》、《食品添加剂-甘氨酸锌》、《食品添加剂-甘氨酸亚铁》、《食品添加剂-甘氨酸钙》系列食品安全国家标准,成为我国甘氨酸行业的领跑者。


      如今,东华金龙与河北九旭合资成立“河北锦绮化纤有限公司”,主要生产尼纶-6为基础的工程塑料;与石家庄同仁伟业合资成立“河北东同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主要生产太阳能靶材,应用于绿色光伏电池、电子产品、LOW-E节能玻璃等领域;随着一系列合资合作引进项目的相继投产,东华金龙在石家庄循环化工园区率先形成了循环经济产业链,实现了资源节约、环境友好、高效低耗的目标,企业呈现出一派蓬勃发展的新局面。


      甘于奉献、默默无闻,这个“墙里开花墙外香”的民营企业,用自身近40年的发展历史,诠释着中国民营企业的各个阶段特点,也为河北经济、乃至中国经济提供了“亮点”上的参考;或许因为其独家性,而形成了她的“不可复制性”;但是,她特殊的发展历程,却告诉了我们一个朴素的道理——历尽风雨,终见彩虹。


      ■本报记者郑荣玺摄

    • 责任编辑:
    • 编辑:王红润
    点击数:

主办:河北工人报社
投诉电话:0311-87017171 0311-87015356 传真:0311-88613045 Email:hbgrb@126.com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河北天捷律师事务所 王金胜律师
冀ICP备12018813号-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3120180004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11-87015356、87017171  举报邮箱:hgxinwenwang@126.com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